新快3开奖结果|新快3 500期走势图
  教學研究
首頁 院校概況 教學教務 科研工作 網上人事 網上黨建 數字圖書館 校務公開 在線學習
關于用學術講政治的幾個問題 當前位置:首頁 > 教學教務 > 教學研究
    

 

關于用學術講政治的幾個問題

 

王東京教授 中央黨校副校長、博士生導師

 

  何毅亭常務副校長在今年第一次教學工作會上提出,黨校教師要用學術講政治。在前不久召開的第二次教學工作會上,他強調要通過用學術講政治補我們目前的教學短板。今天召開全校教師會議,用一天半的時間開展用學術講政治大討論。教務部讓我來做動員。作為一名有25年教齡的黨校教師,我談幾點思考,供大家參考。
  黨校教師要理直氣壯講政治
  黨校教師為什么要講政治?或者換個角度問:黨中央為什么要辦黨校?我的回答,是因為黨校有特殊的職能,而且這種職能是任何一所高校都替代不了的。那么黨校特殊在什么地方?特就特在我們是一所講政治的學校。我們知道,高校的重點是講知識;而黨校的重點是講政治。大家想想,要是我們黨校不講政治而也去講知識,國內高校那么多,中央還有必要辦黨校么?
  黨校的重點是講政治,那么什么是講政治?可以這樣說,黨校所有的主業主課都是講政治。我們講馬列經典著作是講政治;講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講政治;講黨性教育課是講政治;講發展是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講黨和政府關注的重大現實問題也是講政治。總之,黨校教師無論什么學科背景,也無論講什么專題,只要在黨校主體班講課,我們講的都是政治,而且必須講到政治層面上去。
  前些年與高校的朋友交流,他們總對我說,黨校是講政治,他們高校是講學術。言下之意,是我們黨校的教師不重視學術。我回應:黨校當然要講政治,但黨校教師同時也重視學術。所不同的是,黨校不會為了學術而學術,而是要用學術為政治服務。這一點,我們黨校教師務必要清醒,講政治是我們的天職,我們一定要有這樣的政治自覺,要理直氣壯地講政治。
  我曾多次說過,講政治有兩個前提。第一個是要懂政治。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懂政治,就不可能講好政治。而要懂政治,就得熟讀馬列經典,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系統掌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同時,還要潛心研究黨和政府關注的重大現實問題。這學期學員畢業離校前,一位曾擔任過高校校長的省部班學員到我辦公室大發感慨,說黨校老師太厲害了。我問如何厲害?他說,老師能把習近平總書記講話和馬列經典著作大段大段背下來,這個功夫高校教師很少有。是的,這正是我們黨校教師的看家本領。黨政機關之所以要請中央黨校的教師講課,就是看中了我們黨校教師既懂政治、也會講政治。
  講政治的第二個前提,是遵守政治紀律。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是黨校教師要堅守的底線,也是政治紀律。我們通常講研究無禁區,講課有紀律。所謂研究無禁區,是指研究領域沒有邊界限制,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宗教等領域的問題都可以研究;而所謂講課有紀律,是指如果你研究的結論與中央精神不一致,就不能在課堂上講。理由很簡單:中央精神是全黨的統一意志,你有不同看法,那只是你自己的看法,你可以通過組織渠道向中央反映,但不能隨意在課堂上講,因為你的看法并不一定對。黨校姓黨,黨校教師也姓黨,黨校課堂絕不容許有雜音,更不容許端共產黨的碗,砸共產黨的鍋。總體看,這些年我們教師遵守政治紀律是好的,但紀律意識還要進一步強化,特別是新來的年輕同志,一定要繃緊這根弦。
  什么是用學術講政治
  黨校教師不僅要理直氣壯講政治,而且要用學術講政治,不僅要講中央精神是什么,而且要講中央精神背后的學理是什么,要回答為什么。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指出:黨校教師是我們黨直接掌握的一支教師隊伍,是我們黨一支不可多得的理論力量。大家認真體會這兩句話,何為我們黨直接掌握的教師隊伍?是說黨校教師最聽黨的話、最守政治紀律,這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對黨校教師的信任;何為不可多得的理論力量?是說黨校教師具有很高的理論水平,是一支善于用學術講政治的力量。
  前面我說,我們黨校教師如果不講政治,中央就沒有必要辦黨校。其實還應該加一句:黨校教師如果不用學術講政治,中央也同樣沒有必要辦黨校。黨校存在的理由與價值,就在于我們的教師能用學術講政治。最近有幾個教研部的負責同志問我,到底什么是用學術講政治?這個問題大家可以討論,我先不直接回答,這里我想說說什么樣的授課不是用學術講政治。
  至少有以下三種情形:
  第一,講中央精神,用文件解讀文件不是用學術講政治。全國黨校系統第三次精品課評選時,有一堂參評課講科學發展觀與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堂課講的是中央精神,主講教師從黨的十六大報告、十七大報告一直講到十八大報告,將中央關于科學發展觀與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表述梳理得非常清楚,而且他的口才也很好,可評委卻不投贊成票。為什么?評委認為主講教師只是在用文件解釋文件,沒有用學術講政治。
  第二,講重大現實問題,用事實解釋事實不是用學術講政治。事實可以驗證理論,但事實不能用事實解釋。比如下雨天你看見有人摔倒了,有人摔倒是個事實,下雨也是事實。如果你解釋有人摔倒的原因是下雨,那你就是用事實解釋事實。科學的解釋,是路面摩擦力小。如果摩擦力夠大,下雨不會讓人摔倒;摩擦力過小,不下雨也會讓人摔倒。我們講經濟社會的現實問題也一樣,不能就事論事,要用學理去分析現實背后的原因。
  第三,無論講理論問題還是講現實問題,如果只是引用經典著作的個別詞句也不是用學術講政治。事實上,現在我們教師講課并非完全沒有學術意識,兩年前就曾有教師對我說,我是在用學術講政治呀,你看我講課時不是引用了馬列經典著作的原話么?但是我要告訴大家,如果沒有完整的學理框架,僅僅引用經典著作的個別詞句,那是貼學術標簽,算不上用學術講政治。
  以上都不是用學術講政治,那么到底什么是用學術講政治?在我看來,馬克思的《資本論》就是用學術講政治的典范。兩個必然是政治結論,馬克思怎么講?他構造了一個完整的學術框架。從商品的二因素開始,分析勞動有二重性,指出具體勞動創造使用價值,抽象勞動創造價值;再分析資本可分不變資本與可變資本,指出不變資本只轉移價值;可變資本創造價值。在此基礎上,馬克思又區分了勞動勞動力,指出勞動力的使用才是勞動,資本家向工人購買的是勞動力而不是勞動,支付給工人的工資是勞動力的價格而不是勞動的價格,而勞動創造的價值要大于勞動力價格,其差額就是剩余價值。至此,剩余價值的來源馬克思就用學術講清楚了。跟著他又進一步分析剩余價值生產的兩種方式,分析資本循環周轉和社會總資本再生產,然后再分析剩余價值的分配,用學術邏輯揭示出資本積累的歷史趨勢是兩極分化——資本家的財富積累與勞動者的貧困積累。并指出這種趨勢最終必將導致剝奪者被剝奪。大家看,《資本論》通篇都用經濟學邏輯作分析,是不是用學術講政治的標準范本?
  怎樣用學術講政治
  用學術講政治,我認為需要把握三個重點:一是突出問題導向;二是找準學術接口;三是構建學理框架。講課要突出問題導向,這一點我想大家都贊成。但贊成問題導向是一回事,而講課能否貫徹問題導向是另一回事。這些年常聽到學員抱怨我們有些教員講課缺乏針對性,說白了就是沒有突出好問題導向。
  曾與校內年輕教員進行過交流,很多人以為,問題導向是指一堂課要針對某個問題講。這樣理解雖不算錯,但也不完全對。大家想想,教務部安排進教學計劃的講題哪一個不是重大問題?可為何學員反映有的教員講課針對性強而有的教員針對性不強呢?甚至同一個講題,不同的教員講針對性也會大不相同?看來講題設計要針對問題只是一方面,關鍵還在怎么講。
  在黨校當教師,我們都曾聽過別人講課,怎樣評價一堂課講得好不好?若讓我說,就要看主講教師能否為我釋疑解惑。比如之前我不明白的道理,聽課后明白了;之前我一直堅持的觀點,聽課后卻發現自己原來理解錯了;之前不懂得分析的問題,聽課后茅塞頓開、知道怎么分析了。這樣讓我有收獲,當然會認為這堂課講得好。
  幾年前我曾聽一位校外專家講生態環境問題,本來是慕名而去,結果卻掃興而歸。那位專家一開始就演示了大量PPT圖片,介紹當前國內生態環境問題有多嚴重;接下來他講造成環境問題的三個原因:一是地方官員不重視環保;二是環保部門監管不力;三是財政對環境治理投入不足。最后他的結論是:解決生態環境問題要加強領導、加強監管、加大投入。不能說那位專家沒有問題意識,生態環境本身就是重大問題,可他兩個多小時講下來卻未回答我的困惑。我當時困惑是,中央高度重視環保可為何地方官員不重視環保?在國家財力有限的條件下治理環境除了政府投入是否還有別的辦法?市場機制在生態環保方面如何發揮作用?所以在我看來,他的講題雖然針對了問題,但講課卻未針對聽眾的困惑,并沒有貫徹好問題導向。
  是的,講課所強調的問題導向,關鍵是要針對學員的困惑。這是說,教員要想講好課,課前首先就得對學員有何困惑做到心中有數。問題是我們怎知道學員的困惑呢?當然是到學員中去調研,要是不調研,閉門造車,講課難免會放空炮。我們常說理論要聯系實際,對講課來說,其實就是理論聯系問題,這里的問題,就是學員的困惑。
  說到學員的困惑,具體講有三方面:一是在講題所涉領域學員目前尚未想到或者想不清楚的問題;二是學員想到了但普遍存在誤解的問題;三是學員想到了而且也想對了,但不知道如何分析論證的問題。教員備課時不妨捫心自問,自己對以上三方面的問題是否清楚?若不清楚,你最好先去做調研,做完調研再回來寫講稿。
  以上三方面問題清楚了,有了問題導向,講課也就有了針對性。接下來,就要對這些問題進行學理分析。不過在此之前還要做一件事,也就是我要說的第二個重點,尋找學術接口。用學術講政治,需要我們先將現實問題轉換成學術問題。如果不做轉換,不僅學術無用武之地,而且理論和現實很容易成為兩張皮。我看過有些老師的講稿,第一部分通常是介紹學術理論,像一個文獻綜述,第二部分講問題,第三部分談對策,而第一部分和后兩個部分完全沒有關系。你這樣講課,學員當然要說你理論脫離實際。正因如此,所以我們在備課時首先要找學術接口,把現實問題轉換成學術問題。只有轉換了,才能用學術去分析。如果不轉換,你有再多的學問,也會空有一身本領,使不上勁。
  舉例說吧。《資本論》講兩個必然,馬克思首先把兩個必然轉換成了剩余價值生產與分配問題,這樣他就可用經濟學的學理講兩個必然。再比如中央提出了五大新發展理念,其中一個理念是開放發展,你怎么講開放發展?如果你只是講世界的發展離不開中國,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這顯然不是用學術講政治。但如果我們把開放發展轉換為全球化背景下怎樣參與國際分工,經濟學就提供了大量的分析框架,我們就可用這些分析框架講開放發展。要特別說明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不同學科的專家,面對同一個現實問題,大家尋找的學術接口可能會不同。這很正常,學術接口可以不同,同一個問題我們可以用不同的學理框架去分析,但關鍵是要找到接口,完成學術轉換。
  找到了學術接口,我們就可構造學理框架。所謂學理框架,簡單地說,就是學術分析的邏輯結構。科學的任務是揭示規律,而規律的表達通常包含假設(約束條件)與推理(結論)兩部分,這樣看,學理框架是一個邏輯推導體系。前面我說引用經典著作的個別詞句不算用學術講政治,道理就在這里。只有用一套學理邏輯體系把問題講透徹,才真正是用學術講政治。
  學理框架從哪里來?可以來自三個方面。一是馬列經典著作,馬列經典是我們黨的理論源頭,也是我們黨的指導思想,所以我們要下苦功讀馬列經典,這是黨校教師的基本功。二是本學科的經典。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就在于它為后人提供了學理框架。我們七部兩院有不同的學科,每個學科都有自己的經典,我們一方面要讀馬列經典,同時也要讀本學科的經典。三是自己創建。如果你的講題是一個全新的問題,經典著作沒有現成的學理框架,那么你就要自己研究、自己創建。

(本文系中央黨校副校長王東京在中央黨校“用學術講政治”大討論動員會上的講話)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

 

收藏】 【打印】 【關閉
您是第 072136位訪問者 | 聯系我們 ICP/IP備案號:閩ICP備05020255號
主辦單位:中共廈門市委黨校 廈門市行政學院 廈門市社會主義學院
新快3开奖结果 ku游地址 555彩票下载软件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软件手机软件 江西时时组选遗漏 全天最精准时时彩计划 二八杠有什么规律 3171游戏中心手机版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